中国秘密离岸避税港一一中国政府官员、太子党和富商如何为其资产避税

(CC-BY) Tobias M. Eckrich
Dieser Text aus der Süddeutschen Zeitung erschien in deutscher („Die Tricks der roten Prinzlinge“) und englischer Sprache (»China’s secret offshore world: How politicians, ‘princelings’ and the rich hide their assets in tax havens«). Die hier wiedergegebene chinesische Übersetzung wird offenbar in der VR China vom 防火长城 geblockt. Daher ist es wichtig, den Text auf möglichst vielen Webseiten zur Verfügung zu stellen. Die Piratenpartei möchte dabei helfen. Vielen Dank an die Süddeutsche Zeitung!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已多次明确表示,要与腐败进行最彻底的斗争:一方面,在基层清理所谓贪污受贿的“苍蝇”,同时,在政府高层铲除权势强大的“老虎”。这位反腐斗士和人民公仆所推行的廉政措施多管齐下:在机关宴会上禁饮高档酒品,叫停奢侈名表广告。此外,更将这一政策落实到人——据说,在反腐斗争打响后,目前已有近108000余名政府官员落马。

然而,对于在中国早已议论良久的透明化,即向公众如实地公布当权者及其亲属所拥有的财产情况,习近平却至今只字未提。因为,若果真推行资产透明化,那么,习近平姐夫在避税天堂英属维尔京群岛上注册的公司便将天下皆知。

境外避税地所泄露的机密文件显示,近年许多中国高层领导人的亲属与英属维京群岛及其它海外避税港的匿名注册公司有密切联系。该机密文件除列出习近平的姐夫外,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的儿子和女婿也榜上有名,此外,亦有中国前总理李鹏之女、前任主席胡锦涛的表外甥、邓小平的女婿及其他众多太子党。

同时,该文件还罗列出许多人大代表及中国的顶尖富商——其中有至少15位名列美国福布斯财富排行榜,此外,曾在贪污丑闻中落马的各国有企业的高层领导更是数不胜数。

这份文件证明了中国的政治精英们如何穷心竭力地将其违规财产淹没于公众的视线之下。而另一方面,许多西方知名企业也在暗中推动着避税港的构建和运营,其中包括德意志银行、瑞士银行及瑞士信贷集团等。

两年前,美国华盛顿国际调查记者联盟(The International Consortium of Investigative. Journalists ,简称“ICIJ”)通过匿名渠道获得了上述中国相关的机密文件,而其却也仅是冰山一角。随着去年4月对离岸机密文件的大规模披露,尤其是德国南德意志报和北德电台的相关报道,首度引发全球廉政侦查的浪潮,致使大批银行高管及高层政要纷纷辞职。而过去几个月,一个国际工作组已在香港展开对中国相关数据资料的清查工作,宣告第二次大规模调查行动的开始。

此次清查所用的文件资料同样来自专为离岸公司提供金融服务的两家公司,分别为新加坡保得利信誉通(Portcullis Trustnet)及维京群岛英联邦信托公司(Commonwealth Trust Ltd)。调查组审查了来自中国大陆及香港地区的21000多家离岸公司。保得利信誉通公司的业务焦点在于亚洲市场,其离岸金融框架尤其适合存放中国资产,可避开商业合伙人、中国政府及公众的视线。而即使被发现,该框架亦可基于避税港的当地法律政策,为资产提供全面的保护措施。

徜徉在避税港中的当然不只“红色贵族”的后裔,更有众多商业精英。无论从石油工业到环保能源,亦或矿业开采及军火贸易,似乎中国的每个行业领域都与此有染。这里对公司的匿名化机制令中国公众无法得知其政府要员们是如何不留痕迹地将财产转移至海外。有人推测,自2000年以来,从中国流出的资产金额已高达1至4万亿美元。

无特殊许可,中国公民每年的境外汇款额度不得超过5万美元,但却有许多办法规避这一政策。这些钱常常很快又会流回中国——英属维京群岛俨然已成为中国的最大投资商。仅2012年,在维京群岛注册的公司向中国的汇款额就高达3200亿美元,几乎是所有美国及日本公司在华投资总额的两倍。而其中大部分资金均为非法所得,其经过维京群岛的洗礼后便又堂而皇之地回流故里。中国的商务精英们高额的洗钱活动,甚至引发中国银行的不满,并在其2011年的财报中指出,贪污腐败的经理人把“空壳公司”用做便利的“掩护”。

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政府学教授裴敏欣认为,显然并非来自中国的资产都是非法资金,但若长期没有透明机制,中国公众便无从得知“政府高官们究竟聚敛了多少非法所得。”

而中国政府似乎宁愿不要透明,因为这有可能煽动起民众的愤怒,毕竟世界上几乎没有一个国家如中国一样拥有如此悬殊的贫富差距,这正是所谓的“社会矛盾的导火索”,对于政府高官隐形资产的报道自然也最好消失。毕竟舆论对于高官子弟糜烂的生活、奢侈的聚会、醉驾事故和强暴事件的口诛笔伐已经足够烦心,难得清闲了。还有:只要哪个中国记者对此进行调查,就要准备好献出终生自由。

国际调查记者联盟的调查组中除了来自香港明报、台湾天下杂志、南德意志报和汉堡北德电台的记者外,还有中国媒体的记者(为保护其人身安全,在此不便提及姓名)。调查开始几个月后,该中国媒体便被迫撤回其工作人员,因为中国当局已经对其发出警告:不得对这一有恶劣影响的事件进行任何报道。一位中国记者在退出时解释说,“有证据显示我们的报道人员正被密切监视,而且当局有可能会采取进一步措施。”

西方媒体的记者则需面对别种危险:官方当局的频频滋扰,甚至有可能被驱逐出境。纽约时报和彭博社的记者已被驳回其在华长期居留签证,原因显然在于其曾报导过这一禁题:“太子党”和中共高官的资产。

作为首家对习近平家族资产进行调查的媒体,彭博社得出了惊人的结论:习近平的亲属所进行的商业投资额竟高达3.76亿美元,主要集中在豪华住宅和公司持股。其投资活动开始于90年代初。在习近平之父——习仲勋退出中国政坛后不久,习近平的姐姐齐桥桥便分别在北京、深圳和香港购入百万豪宅。

在披露的离岸公司机密文件中,亦出现了齐桥桥的丈夫,也就是习近平的姐夫———邓家贵的名字。文件显示,邓家贵为“Excellence Effort Property Developement Limited”公司的总经理及持股人,该公司于2008年3月在维京群岛注册成立。邓家贵仅拥有公司一半股权,另一半则由另两位借房地产暴富的股东持有——这两位房地产大亨曾在今年6月在深圳获得中国政府对两块土地高达20亿美元的补贴,当时引得舆论一片哗然。

没有证据显示,习近平与上述房产、奢侈商品及公司持股等活动存在任何明显且直接的关系,并且相较之下,习近平在众人眼中似乎对奢侈品及财富并不感兴趣。但许多政府领导人均用这种方式中饱私囊,即通过其亲属经营聚敛而来的财产。去年,离岸公司机密文件披露了多个类似情况,如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的子女、前菲律宾独裁者费迪南德·马科斯之女及前哥伦比亚领导人阿尔瓦罗·乌里韦的子女。

另外,当权政治领导人也不可能自己建立离岸公司,多数离岸公司的金融服务商不愿因此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便会通常直接拒绝所谓的“政界名流”。

中国国务院前总理温家宝也如法炮制,在中国离岸公司文件中不仅其子温云松,其女婿刘春航均记录在案,两人均为维京群岛两家公司的总经理及持股人。

与中国其他政治高官的子女一样,温家宝的子女也在美国留学多年。据纽约时报报导,其女温如春在美国化名常丽丽,就职于一家名为“Fullmark Consultants”的咨询公司,该公司收取西方欧美企业巨额佣金,为其对华贸易提供支持,而这类贸易的成功往往需要获得中国国有企业的眷顾与配合。这家咨询公司的所有人却显得扑朔迷离。据离岸公司机密文件显示:“Fullmark Consultants”咨询公司于2004年8月在英属维京群岛注册成立,公司所有人为刘春航,即温如春的丈夫。而常丽丽这一化名也出现在该机密文件中,但却极不明显。2009年8月,Fullmark公司的服务供应商电子邮件中显示抄送收件人为:常丽丽。

此外,该机密文件还证明,该公司曾获瑞士银行支持并最终将公司所有权转至温家密友张玉红名下,据纽约时报调查,该人似乎为温家的莫知许有的代理人,并多次出现在如钻石及珠宝交易中。另外,温家宝的长子温云松还在瑞士信贷集团的帮助下,于2006年9月建立名为“Trendgold Consultants Limited”的公司,至于温云松(常自称:Winston Wen)建立该公司的目的和公司业务至今仍无从得知。尽管南德意志报及其国际调查组成员曾一度直接与温家及习家亲属取得联系并问询相关情况,但至今仍尚无获得其任何回复。

机密文件记录的其他“红色贵族”还包括中国前国家主席胡锦涛的表外甥,以及一代传奇人物邓小平的女婿,更牵连至建国功臣、将军及其他政要高官,如人大副主席和总理。同样,前国家总理李鹏之女李小琳也被记录在机密文件中。李小琳被美国福布斯排行榜誉为全球最有影响力的50个女商人之一,其拥有一家国有集团的子公司。其父李鹏曾主持发动了天安门惨案,因此亦有“天安门大屠杀的元凶”之称。“太子党”们数不胜数的匿名空壳公司藏匿着惊人听闻的秘密,要一一揭秘实为不易,更何况要侦查那些尚未落马的高管权贵更是难上加难。

这一结构体系常为非法敛财所利用,而在中国,这样的行径,视情况严重程度,当事人甚至会面临死刑。2007年,曾有一家中国公司的老板因涉嫌进行增值税诈骗而被判死刑。但“红色贵族”们似乎高枕无忧一一他们活在一个永远被保护的世界里。

Tags: ChinaLeaks china offshore OffshoreLeaks Süddeutsche